廣告贊助

DBkQa9oVoAAQRby.jpg

 

鄭號錫今晚也在練習室練舞到很晚才回到家,半夜無人的散步是他最愛的時候。

獨自在月光下吹著涼風,無非是種享受呢。

 

但他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,就聽到門鈴被門外的人猛力按著。

「嘖,這傢伙......」八成又是他,鄭號錫一臉厭惡的打開大門。

 

那人又是一身的酒氣。

 

「號錫......」閔玧其一看到鄭號錫,便踉蹌倒在他的身上。

而鄭號錫懷裡那怡人的香氣稍稍緩了他飲酒過度的疼。

 

「做啥每次喝醉就跑來我這啊!!!不會回家嗎?!」鄭號錫沒好氣的將閔玧其丟在客廳沙發上,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解酒液扭開瓶蓋塞到他手上,然後走回浴室將臉盆裝水,將毛巾浸濕後坐到閔玧其旁邊的地板上,熟練的擦拭他身上吐過的髒污。

 

閔玧其是他前隊友,現在是同公司的同事。

一個是Bithit御用的音樂製作人,一個則是訓練練習生的舞蹈老師。

兩人從前可是席捲了全球的韓國大勢團體「防彈少年團」的成員,但那也是只能憶當年的往事了,現在兩人已隱身幕後,繼續做自己最喜歡的工作。

 

「你這舒適。」閔玧其苦著臉喝下解酒液,看著鄭號錫專心為自己擦拭身體的樣子心裡總是踏實些。

 

習慣有你在身邊了,不論是從前,還是現在。

就連現在你這房子的擺設、壁紙顏色、地毯的材質,還有室內的香氛......我都中意,我想待在這裡,期限最好是一輩子。

 

「放屁,你只是想來使喚我。」鄭號錫用力的擦閔玧其的手臂,白皙的手都被弄紅了一片,閔玧其卻還呆愣的笑。

「有好好喝完了嗎?那就喝水。」鄭號錫拿過閔玧其手上的解酒液,檢查他有好好喝光後到廚房倒了杯水遞給他,然後將臉盆跟毛巾拿到浴室清洗乾淨。

 

閔玧其喝完水便躺在沙發上,閉上眼呻吟著。

「啊~不順不順。」

 

現在的音樂市場不如從前,人們總偏愛芭樂歌,歌詞與理念根本不重要,只要順耳只要對味就算寫得再隨便都會有人聽。

但閔玧其最痛恨隨便,他要的是完整性的故事與主題,他要的不只是朗朗上口中毒性的旋律,還要有意思。

公司雖然完全讓他自己主導一切,但音源一發上網,市場給他的回應卻是「閔大製作江郎才盡?新曲乏味了無新意。」的負面評語。

 

去他媽的江郎才盡,這整個社會才是壞了。

人們耳朵是全爛了嗎?現在好音樂現在全都變非主流,幾句假rap配無意義的歌詞就能上一位,靠,全反了。

 

鄭號錫聽到閔玧其的髒話連篇與嘆息便知道他在鬱悶什麼。

的確,現在不如從前那麼順遂。

 

「喂,別放棄啊。」鄭號錫將閔玧其的頭推開,坐到他身旁滑手機。

閔玧其的臉還是紅著,昏沉沉的躺在鄭號錫腿上。

「有你,就不放棄。」閔玧其蹭了蹭鄭號錫的肚子,抱住他。

 

「撒什麼嬌。」鄭號錫笑著,摸摸閔玧其的頭。

然後按下手機介面的播放鍵。

 

還是一如往常的那首”Creep”

 

“Whatever makes you happy, Whatever you want,

You're so fuckin' special, I wish I was special......”

 

閔玧其伸手撫摸著鄭號錫的臉頰,然後將他拉到自己面前,吻了上去。

 

「又、發酒瘋。」鄭號錫微笑,對於閔玧其的吻早已習慣,只當他是酒後怪癖。

 

這樣出色的人是不會喜歡上我的。

只是我剛好,是他身邊最親近的人罷了。

因為,我害怕。

我對你的情感不僅僅是同事或朋友,我這樣的人如此庸俗。

而你卻像是每晚照亮我的月光那樣,迷幻又絕美的,不可碰觸。

 

只要一到清晨,所有都會回歸現實的,對吧?

 

鄭號錫將閔玧其扶到房間的床上後自己也躺到床上準備睡覺,但閔玧其今晚特別纏人。

「錫,窩們殼不殼以在一起?」鄭號錫心頭大力一跳,但他故做鎮定。

「閔玧其你喝醉了,快睡覺吧。」轉身將閔玧其的被子再拉好一些,拍拍他,看看他,醉到話都說不清楚了,明明睏了還不睡。

 

「窩愛泥啊,泥腫麼一豬裝傻......?」閔玧其眉頭又皺成一團,但手還是抓著鄭號錫的衣服不放。

「你只是醉了,明天再說好嗎?」鄭號錫忍不住笑意,就算是醉話,他聽到這樣模糊不清的愛語還是很開心。

 

這一晚對他來說,實屬難得。

 

「那錫,泥愛窩嗎?」此時的閔玧其已睏得眼皮張不開,卻還是一直問問題。

......

鄭號錫撥了撥閔玧其的瀏海,嘴唇湊到他的耳邊。

 

「愛。」

 

月光朦朧下,涼風吹拂,黑貓囈語,晚夢異想。

 

 

 

閔玧其忍著宿醉爬起身,看了看四周。

看來我又跑來他的家了。

但發現床上只有自己心裡總有些失落,看來這次酒後又沒亂性,自己真是沒用。

而閔玧其從來不覺得無數次想亂性的自己更是糟糕。

 

此時鄭號錫拿了杯水走進房間。

 

鄭號錫坐到閔玧其旁邊遞水給他,看他乖乖喝水的樣子微笑。

「我,昨天......

「嗯,死命按著我家門鈴呢。」

閔玧其尷尬微笑,鄭號錫也跟著假笑。

「吐了一身我還是一樣認命的幫你清理了呢。」

「啊、哈哈......

「還亂親我,為什麼你喝醉就要亂親人啊?」

......」才沒亂親呢,我只親你這小漂亮啊。

「還說喜歡我呢。」

「咦?」閔玧其吞下一口水,水腫的眼睛瞬間睜大。

「嗯,你說了,應該是說,你說了你愛我。」鄭號錫微笑。

閔玧其低頭不語,他沒想到酒後沒亂出性,竟然是出真言。

維繫了十幾年的友情就要這樣結束了吧。

依鄭號錫的個性,他一定會對他說對不起,然後就這樣變成比同事還冷漠的陌生人。

 

「還是,只是喝醉亂說話呢?」閔玧其不敢抬頭,只是看著手中的水杯,希望鄭號錫別說出分開的話。

「如果是,那我也不該當真了呢。」

「我,也愛著你......

 

鄭號錫啊。

鄭號錫。

 

看著你的眼裡倒映著我的模樣,我便會產生勇氣。

你眼裡的我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福。

 

「我愛你,鄭號錫。」把你攬進我心房,讓你知道你是我的唯一。

 

 

往後,有我陪你散步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olly's Garden 的頭像
Polly's Garden

來這裡,來哥哥賴的懷裡。

Polly's Gard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Han - 함
  • 果然酒後吐真言是不變的真理啊
    閔玧其講話講不清楚的樣子感覺好可愛喔><
    好喜歡他們倆個在一起啊~~
  • 超級可愛啊~自己邊寫邊寵溺笑😂
    沒錯了酒後還習慣性的跑到號錫家😂😂
    兩人要一直在一起❤❤

    Polly's Garden 於 2017/06/22 11:36 回覆

  • Bearchia
  • 酒後亂說話((幹
    想當年我喝醉我到底在幹嘛
    沒錯感覺就是吐得很唯美XDDD
  • 吐的很唯美是什麼樣子我完全無法想像啦😂😂😂😂
    等等同學你不是未成年嗎!

    Polly's Garden 於 2017/06/24 09:09 回覆

  • Bearchia
  • 成年了啦(凎
    其實沒幹嘛只是隔天起來頭痛
  • 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未成年 畢竟姐姐我現在對年紀什麼的已經無感了(望向遠方
    我喝酒是很快臉紅+身體發燙XD

    Polly's Garden 於 2017/06/26 23:3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