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036577_594556800727943_6037729625242719297_n.jpg

 

 

-國小時期的閔玧其-

 

 

美勞課時老師帶著四年級的學生們到江邊的花園採花,要放到書頁上做押花書籤。

 

閔玧其覺得有點麻煩,他對花沒有興趣。

於是他只是在同學身旁走來走去晃來晃去,背在身上的水壺也跟著他的動作一晃一晃。

戴著的藍色棒球帽是鄭號錫送他的生日禮物,上頭有隻可愛的史努比。

 

「為什麼是史努比?」閔玧其皺眉,但還是馬上戴上帽子。

「因為史努比很可愛又很聰明啊!他也像哥哥一樣會彈鋼琴喔!」鄭號錫笑得一臉燦爛,很開心哥哥戴上他的禮物。

 

走遠花園處來到草原的閔玧其壓了壓帽沿,低頭看見了朵小黃花。

 

只有這朵花生長在這片草地裡,多孤單啊?

 

他想起了對他笑的鄭號錫。

 

閔玧其默默摘下了孤伶伶的花,心想收到禮物就得給回禮才行。

 

你在他身邊的話就不會孤單了,像我一樣。

 

 

 

 

-回憶結束-

 

 

 

<第五章:不准迴避我>

 

 

 

新的一年到了,冬天的首爾冷颼颼的。

鄭號錫圍圍巾圍的嚴實,他可不想閔玧其老是叨唸他。

「以前明明沒那麼囉嗦的,果然是年紀大了嗎?」鄭號錫邊小心走著雪路邊小聲碎念,正好路過了間甜點店,一個轉彎就走進店裡樂的點點心,外帶了一大盒等閔玧其。

 

「都要吃晚餐了怎麼還吃?每次載你你就在吃。」在車上,閔玧其眉頭微皺,但還是貼心的將鄭號錫的袖子稍微往上摺,以免他沾到手上蛋糕的奶油。

 

「我覺得在哥車上吃東西特別好吃嘛!」鄭號錫毫無反省的胡說,繼續吃盒子裡的下一個點心。

 

車內的暖氣閔玧其早已先打開,所以鄭號錫身上暖烘烘的,圍著圍巾反而有些熱了,他轉頭看向開著車的閔玧其,「哥,我熱。」

 

閔玧其猛然一個剎車,有點困窘的臉紅看向鄭號錫,啊,原來是叫我幫忙脫圍巾。

 

「你下次話說清楚。」閔玧其嘆了口氣,繼續開車帶鄭號錫去吃飯。

 

鄭號錫覺得無辜,我怎麼了?

 

 

 

而鄭號錫回到家後,打開手機看了幾則朋友們傳來的賀年訊息,當然也包含了閔玧其的。

 

新年快樂,別再吃了,小豬

 

 

鄭號錫笑的開心,回傳給他哥哥:新年快樂,我們哥要長命百歲,別再熬夜了

然後兩個小豬臉。

 

傳完後繼續看其他則的訊息,發現了之前聚會的高中班長也傳了訊息給他。

 

號錫啊,我想問你玧其有女友了嗎?

新年快樂~

 

鄭號錫心頭一緊,高中時班長就常跟他聊閔玧其,但當時也沒那麼積極啊。

也許是上次聚會又對閔玧其重新有好感了吧。

 

怎麼辦呢?都已讀了也只好回覆了。

鄭號錫硬著頭皮回應了班長:沒有

 

 

今天鄭號錫的教室白板上寫:藝術高中舞蹈教學,於是閔玧其將手上的曲子完成後便開車到學校外等待鄭號錫。

 

常常不請自來鄭號錫每次見到他卻還是很開心的樣子,想起他的笑容閔玧其就笑的一臉寵溺。

 

但等了半天就是等不到鄭號錫。

 

眼看學生們也都走的差不多了,閔玧其有些擔心,打開手機按下快截鍵1就是鄭號錫的電話。

 

「喂?哥,怎麼了?」鄭號錫有些驚訝的語氣,但有接起電話至少閔玧其擔心的心情稍微舒緩了。

「今天不是上課嗎?怎麼還沒出來?」聽閔玧其這麼說,鄭號錫八成知道自家哥哥又來接他了,心裡頭甜滋滋的,但......。

「今天高中的班長來找我吃飯了,哥你還記得她嗎?」鄭號錫微微轉頭看向玻璃窗內,餐廳裡的那個人微笑對他揮手。

鄭號錫也客氣的笑,回過頭無奈的嘆氣。

 

「誰?」

 

果然不記得啊。

 

「哥你這記憶力,真是的。」其實心裡有些高興,閔玧其如此不關心身旁的人事物,卻總是叨唸自己,總是說喜歡自己。

 

「總之你在哪,我去找你吧。」閔玧其走回車上,打開導航準備輸入地址。

 

「啊,不用了哥,我吃完飯就會回去了!」

「哥你回家休息吧,我到家會傳訊息給你的!」

 

閔玧其總覺得今天的鄭號錫很奇怪,這孩子特別不會說謊,有事隱瞞時表情口氣總是藏不住。

 

「不說?」

哥哥的語氣變的冷酷,鄭號錫退縮了。

他最怕閔玧其生氣。

可是,他更害怕萬一班長跟閔玧其約會怎麼辦?

他不要,不要任何人搶走哥哥。

 

「不、不說......」弱弱的違抗閔玧其後,鄭號錫馬上掛電話逃進餐廳裡。

 

 

閔玧其傻眼。

 

他家的鄭號錫竟然叛逆期了。

閔玧其扶著額頭笑的荒唐,哇,火大,原來被掛電話是這樣的心情啊,真煩躁。

 

 

不過,高中班長?誰啊?

閔玧其腦海裡完全沒這個人的存在,沒辦法,畢竟除了鄭號錫他誰都沒印象了啊。

 

鄭號錫結束與班長的飯局後悶悶不樂的回家,一路低著頭想著剛才班長對他說:「能不能幫幫我這次呢,號錫?我想跟閔玧其約個會,一次就好!」

 

「啊!不行!不行!鄭號錫啊怎麼你不直接說呢!不行!」鄭號錫氣憤的原地跺腳怒喊著,此時後頭熟悉的嗓音響起。

 

「不行什麼?」閔玧其看了下手錶,接著走到鄭號錫面前。

「都十點了,這才回家啊。」

 

鄭號錫下意識的又低頭,「哥......我不是說了,要你回家休息嗎?」

 

鄭號錫雙腳悄悄的往後退,退到公寓門前想開門,沒想到閔玧其一步上前抵著門不讓鄭號錫進去。

 

「你掛我電話,又這麼晚回家,我怎麼休息?氣都氣飽了。」

鄭號錫還是低著頭與地板大眼瞪小眼,導致閔玧其面對著他像是罵著他的小髮旋。

 

他鬱悶了,一手用力捏住鄭號錫的下巴,逼他抬頭看向自己。

 

「鄭號錫!說話!」閔玧其氣得忍不住大罵。

 

還是被罵了,鄭號錫斗大的眼淚嘩啦啦的流下來,他不敢解釋也不想解釋。

所以哭得那麼可憐了卻半個字都不吭。

 

閔玧其看到眼前的愛人哭他何止心疼,心都要酸死了。

 

「好了,不哭,天氣冷,我們先進家裡去。」閔玧其皺眉把袖子往鄭號錫臉上擦,唉唷,哭得鼻子都紅了。

 

 

「喝果汁。」閔玧其熟門熟路的打開冰箱,將前幾天買來的飲料打開一罐給鄭號錫。

 

鄭號錫只是點頭,吸了吸鼻涕再喝。

 

閔玧其也不說話,只是坐在他身邊等他收拾好情緒。

 

「班長......想約你吃飯。」

 

弱弱的嘟嚷閔玧其卻聽的一清二楚。

 

「她,她問我你有沒有女朋友......。」鄭號錫覺得自己又要哭了,心裡好難受,很討厭啊,討厭班長,討厭自己。

 

因為閔玧其,他變得小家子氣,變得討厭。

 

閔玧其看著鄭號錫微微哆嗦的背影,有一兩滴的淚珠又掉了下來。

啊,忍不住了。

 

 

閔玧其一把扯過鄭號錫的肩膀,將他拉進懷裡,一手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他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區姐姐Polly 的頭像
小區姐姐Polly

小區姐姐寫防彈

小區姐姐P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