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mb-350-306244.jpg

 

 

會下雪嗎?

在我們睡著的時候。

會下雪嗎?

雪會下在你閉著的眼睛上嗎?

 

 

03

 

 

16歲的金碩珍,原本嬌小的身子長成了少年直挺的身高;原本有著肉嘟嘟的臉頰也清瘦了不少。

 

自從3年前錯過讀書時間被罰一個月禁足後,母后就拜託金南俊把小王子貪玩的性格好好矯正過來,以防未來接任國王的位置時還總是分心。

 

也就是說,在成為適任的國王後晉之前,都禁止做其他娛樂。

當然也無法去找蝴蝶先生。

 

當年13歲的金碩珍聽見金南俊這麼說時,他哭紅了那稚氣的雙眼,也哭濕了金南俊的肩膀。

 

「對不起,王子,對不起。」金南俊其實也知道金碩珍總是跑出去玩卻沒有說,想必是認識了很要好的朋友。

他看著小王子總是孤獨一人的玩,只有小新這個朋友他就於心不忍,直到那天被皇后發現金碩珍沒有按時讀書下了這樣嚴厲的處罰,他才只好服從命令讓金碩珍禁足。

 

孩子哭累了金南俊才走出房門並上鎖回家,從此王子就像是戴著面具似的,對所有一切接任課程都全盤接受,毫無怨言。

 

 

「好久,沒經過這裡了。」如此沉穩的聲線已不像是當初活潑可愛的小王子,金碩珍心底有些期待也有些害怕,期待當初的蝴蝶先生是不是也想著自己,一方面也害怕蝴蝶先生已認不出自己了。

 

他踏出遲疑許久的第一步,走進了四季如冬的玫瑰莊園。

 

 

 

04

 

金碩珍拉緊了大衣,沒有像小時候那樣走到後院探險,而是直接走到小木屋的門口敲了敲門。

 

門的另一頭沒有回應,金碩珍有些失落,卻還是問了聲:「蝴蝶先生?」

 

忽然,天空下起了雪。

應該說,是莊園下起了雪。

 

金碩珍抬頭看向紛飛的雪花,不自覺的竟流下了眼淚。

 

你在傷心嗎?蝴蝶先生。

 

後院有人走到了小木屋旁,是金碩珍想念的那個人。

他依然戴著面具,依然穿了一身黑色正裝。

 

「你是......碩珍嗎?」啞著嗓的低沉聲音,金碩珍的眼淚停不下來,只能點頭回應。

 

「好奇怪,怎麼,一直感覺很悲傷......」金碩珍擦了擦臉,「再相遇明明應該是開心的事啊。」

 

蝴蝶先生沒有表情,但冰冷的空氣及皚皚白雪似乎替他訴說著他很傷心。

 

 

「我,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。」蝴蝶先生伸出手,輕拍了拍還矮他一點的金碩珍的頭,「你長高了。」

 

金碩珍也不知怎麼說了,眼淚像止不住的想念不斷泛濫,像從前倔強了那麼久心卻還記得在莊園的一切回一那樣。

 

於是只好抱住蝴蝶先生大哭一場,沒關係,他還只是王子,還不需要太勇敢。

 

 

「我很想你。」在蝴蝶先生懷裡聲音悶悶的,但他聽見了。

 

拍著金碩珍的背的那雙手,也有點用力的回擁住金碩珍的身體。

 

啊,雪停了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區姐姐Polly 的頭像
小區姐姐Polly

小區姐姐寫防彈

小區姐姐P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