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6e772ca8cd10f44c09430fe7252ce2eebc4d64_hq.jpg

肉屑屑而已不怕不怕的

 

-

 

 

吃到一半的披薩、喝到一半的燒酒、撒滿地皺成一團的廢紙及空酒瓶。

 

還有那個喝得爛醉,睡在沙發上眼角眼淚還未乾的金碩珍。

 

「我來了,哥、哥。」田柾國將醒酒湯放到還剩餘一點空間的桌子,他輕輕晃了晃金碩珍的肩膀,將他轉過正面,才發現他像是吐過了,嘴角有點食物的殘渣。

 

他不厭其煩的走到浴室拿濕毛巾替哥哥擦乾淨他的臉,甚至將金碩珍抱起來移動到臥室替他換上乾淨的衣服。

 

「大叔、幫我......叫國兒來......」金碩珍眼神渙散的看不清來人,只是沒力的抬起手指亂比,田柾國只是安撫著說好,幫你叫,幫你叫。

 

「大叔!你、幫我叫他來啊......!」金碩珍抓住田柾國的衣領,將他靠近自己面前,試圖想看清楚大叔的模樣。

 

「大叔......」兩人的臉靠得非常近,好像只要一說話,嘴唇就會碰上那樣的近。

 

「你長得很帥嘛......哈哈......」金碩珍拍了拍田柾國的臉頰傻笑,往後一躺蹭了蹭床就要睡了。

 

田柾國嘆了口氣,撿起金碩珍的髒衣服就去浴室清理一番。

 

 

-

 

 

金碩珍是容易寂寞的人。

 

表面上是對一切雲淡風輕,不將愛恨情仇往心裡去的模樣,實際上是很依賴人的孩子氣性格。

 

也是這樣,田柾國才會愛上他的。

同時也是這樣,金碩珍才失戀的。

 

田柾國將衣服洗好晾在陽台上,他抬頭看向夜空中的月亮,淡淡的藍色月光讓人感到寂寞。

 

他走進金碩珍的房間,替他拉上窗簾,彷彿這樣世界上就僅存這個空間,他的感情才得以揭發,得以向金碩珍宣告。

 

悄悄踏上床,他跨坐在熟睡的金碩珍身上,輕吻著金碩珍的脖頸,鼻腔裡還有些殘存的酒氣使田柾國的行為更加的罪惡。

伸手探進金碩珍的衣服裡,布料互相摩擦的沙沙聲讓田柾國耳朵有些搔癢,他小聲呼吸,深怕金碩珍醒來。

 

不,也許他暗自期盼著金碩珍醒來吧。

 

醒來時最好給他一記耳光,讓他這無法停止的暗戀,沒有結局的獨白在疼痛裡告一段落。

 

-

 

「柾國......」早晨,金碩珍緩緩睜開了眼睛,呼喚了背對著他睡的男子。

 

「嗯,哥。」田柾國轉過身子,對著金碩珍慢悠悠的微笑。

 

「靠近我一點。」金碩珍摟過田柾國的脖子,又一次的靠著田柾國的擁抱想逃避失戀的痛楚。

 

眼淚浸濕了田柾國的白衣一小角,他只是一下一下的輕撫著金碩珍的頭。

 

金碩珍抬頭看向田柾國,抽著鼻子說:「我以為你沒來。」

「怎麼可能,我哪次沒來?」田柾國小聲說話,他碰了碰金碩珍的鼻子,「是哥喝太快了,還一直叫我的名字。」

 

「我、我嗎?」金碩珍有點害羞地眨了眨眼睛,淚水被擠了一滴出來,田柾國用手擦去它還舔了一口。

 

「嗯。」田柾國的聲音有些壓抑,在金碩珍的眼裡這些行為卻有些色慾,他不自覺地眼光落在田柾國的嘴唇上。

 

「原來,柾國的下巴有顆小小的痣呀。」金碩珍笑著用食指劃向田柾國的嘴唇下方。

 

這樣的小動作,對田柾國來說簡直像是誘惑似的。

 

他抓住金碩珍的手腕,低頭吻了上去。

 

金碩珍最初嚇了一跳,不一會卻回應了田柾國的霸道,兩人粗喘著氣息繼續熱切的濕吻。

 

他閉上眼讓田柾國更加深入的愛撫他,但當田柾國的手撫上他的腰時,他還是害羞的顫抖了下。

 

「哥,如果不要,我們就停止。」田柾國在耳邊的話與濕濡的熱氣使金碩珍害躁極了,他一點也不討厭,甚至是喜歡。

 

他總以為他失戀了很傷心,現在才知道他是為了博取田柾國的注意而傷心。

也許早在很久很久之前,他就喜歡上依賴田柾國的感覺了。

 

「不是,只是,想洗澡......」金碩珍蹭上田柾國的懷裡,「身體髒髒的啊,昨天喝那麼醉......

 

「我早就看光了,有什麼關係?」田柾國直白的戳破金碩珍美好的粉紅泡泡,懷裡的哥哥困窘的不行,他推開田柾國跳下床,「誰准你看了!」

 

「不是......我總要幫你把髒衣服換下來啊?哥對床不是有潔癖的嗎?」田柾國不明白了,剛才氣氛不是挺好的?

 

「唔......!還真謝謝你啊!」金碩珍跺了下腳一股腦就衝進浴室關上門,獨留一臉懵的田柾國在床上很有精神的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剛剛就該少說話,多做事。

 

 

浴室的水聲過了一會才停,金碩珍顧著生氣卻忘了拿浴巾,他只好叫田柾國替他拿,外頭的弟弟說好,便走到浴室門口敲了門。

 

沒想到金碩珍才一開門田柾國就把他用浴巾包緊丟到床上去,又是給了一記火辣辣的吻。

 

「哥,我其實......」差點又失去理智,田柾國先暫停喘了口氣,抬起頭說話。

 

「很喜歡你......是,很過分的喜歡,希望你能每次都叫我安慰你,希望你能多注視我。」

「所以你終於正眼看我時,我太高興了。」

 

田柾國的表情活像隻無辜的兔子,但他身下的金碩珍可是光溜溜的只裹著浴巾,等著被吃乾抹淨。

 

金碩珍伸手環上田柾國的脖子,雙眼凝視著田柾國,然後親上他的眼臉、鼻子、臉頰,還有嘴唇。

他輕聲的說:「我會用我的所有,記住你。」

 

 

所以,現在......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區姐姐Polly 的頭像
小區姐姐Polly

小區姐姐寫防彈

小區姐姐P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阿妍 уєσи
  • 卡頭香!!!
    還真的只是肉屑屑而已呢⋯⋯雖然看的我臉紅心跳哈哈哈哈哈哈哈 超有畫面的(比讚
    田柾國這樣偷親不行!
    雖然後面正大光明的親了(?
  • 很喜歡這種曖昧不清的喜歡(?)
    柾國小朋友只敢偷偷來,怕被休了///
    會再寫延伸,給個名正言順!

    小區姐姐Polly 於 2018/08/30 22:4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