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的傷口原來還是那麼難癒合的,總以為自己能面對了,轉身看從前心卻還是隱隱作痛。

 

 

-

 

 

由於金碩珍得到基金會一趟處理育幼院的事,他擔心朴智旻一個人在家會怕,所以交代了他的弟弟金泰亨幫忙照顧一下朴智旻。

 

金泰亨與朴智旻的年紀相仿,金泰亨的個性外放也精明,他出門也比較放心些。

 

 

「泰亨,智旻是受虐兒,他的心現在很脆弱,你能幫我好好守護他嗎?」金泰亨聽著哥哥的話,他點點頭,「哥,我可以。」

 

「好。」金碩珍微笑,繼續說:「那麼你要小心,不能拿尖銳物品給智旻,包括鉛筆這種小小的東西也不可以,也不要玩太激烈的遊戲或說容易敏感的話,我晚飯前就會回來。」

 

金碩珍穿上外套,走到遊戲室裡找朴智旻。

 

孩子將玩偶全部擺到床上,每個都擺的方方正正,他仔細盯著每個玩偶,熊的、兔子的、綿羊的......他仔細撫摸每個玩偶的身體,金碩珍在門邊觀望,沒有出聲。

 

朴智旻的手腕上,有著一條條深淺不一的傷口,證明著他曾經想一死了之,卻好像怎麼都死不了。

 

 

於是就這麼苟且地過著,過著痛不欲生,死不足惜的日子。

 

 

朴智旻試著將臉埋進玩偶的懷裡,他的臉被軟綿綿的肚子包覆著,像是天堂,像是剛曬好的棉被,舒服得想睡一覺。

 

金碩珍牽起了笑容,他小心走出門口不打擾朴智旻的遊戲時間。

 

-

 

等到朴智旻醒來後,他走出了遊戲室到金碩珍的房間想找他,卻沒看到他。

他有點不安,雙手不斷抓著衣角,都把衣服抓皺了,他在金碩珍家裡四處找著他的身影,最後在二樓的房間找到金泰亨。

 

「哦,你醒啦?」金泰亨轉頭看向朴智旻,他拍拍床示意他上來。

 

朴智旻悄悄向後退,他沒見過這男孩。

 

「碩珍......碩珍......」朴智旻低下頭,用蚊子般飄渺細微的音量說話。

 

「你說什麼?」金泰亨完全聽不到他說什麼,他暫停了遊戲看向他。

 

「碩、碩珍,在哪裡?」朴智旻全身發抖,最後還是跑掉了。

 

金泰亨驚覺不太對,他好像在喊哥哥的名字,如果跑出去就糟糕了。

 

「欸,別跑啊!」金泰亨看了下手機後追上朴智旻,哥哥就要回來了,他可不想挨罵啊。

 

朴智旻又翻了二樓每個房間,浴室也找、廚房也找,就是找不到金碩珍。

 

 

以後,不會讓你痛了,我發誓,智旻。

 

 

朴智旻走出家門想去找金碩珍,正走到中庭時看見了金碩珍正從大門口走進來。

 

「咦,智旻?」金碩珍手上大包小包的買了許多的零食,想給兩個小孩子吃。

 

「碩、碩珍。」朴智旻感覺心裡好像被什麼填滿了,卻說不上來,有點痛卻又充滿溫暖。

 

他好想哭。

 

往金碩珍走去的腳步越走越快,最後他是直奔向金碩珍的懷裡,嚎啕大哭。

 

哭的很可愛也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

 

金碩珍被朴智旻的主動弄得一頭霧水,他將東西全放下,雙手回擁住朴智旻,一手輕撫著他的背,讓他別哭到嗆口水了。

 

「不痛了,不痛了。」金碩珍的聲音充滿溫暖,好聽的像是海風,又像是玩偶的肚子那樣的軟綿綿。

 

朴智旻抬頭淚眼看向他,說話了。

 

「為什麼你不見?」

 

金碩珍呆愣住,「啊?」

 

「你,你說話了......」金碩珍開心的笑,他擦乾朴智旻的眼淚,「因為我去處理壞人了。」

 

朴智旻不知道他的意思,他牽緊了金碩珍的手,「你不要不見。」

 

「你不見我會痛。」

「我會乖的,所以你不要不見好不好?」

 

金碩珍感覺朴智旻好像有了什麼變化,他的表情變得比早上那時還要柔軟了,也不會情緒忽高忽低的尖叫。

 

甚至還會說話了,雖然是很簡短的幾句句子,但他願意說話是極大的進步。

 

「知道了,我不會不見。」金碩珍也握住朴智旻的手,他提起袋子兩人慢慢走回家裡。

 

 

「哥,我沒欺負智旻哦......」金泰亨無辜的翹起嘴縮在沙發上,金碩珍愣了下,「哦,沒事沒事,我忘記你在我家了。」

 

「碩珍,他是誰,我不知道他。」朴智旻躲到金碩珍懷裡,金碩珍輕捏他臉頰,哄他,「他是我弟弟,跟你同年紀,他是來陪你玩的。」

 

「他不住這裡,他跟我爸媽住,這裡只會有我們兩個住,好嗎?智旻。」

「好,我會乖。」朴智旻往金碩珍懷裡蹭,金泰亨簡直看傻了,金碩珍把全部的寵愛與疼愛都給了朴智旻,雖然金碩珍也會對自己寵,但那樣的眼神那樣的語氣都是自己沒有過的。

 

他不感到吃味,反而感到慶幸。

 

 

哥哥也有個寶貝了。

 

 

-

 

金碩珍持續的對朴智旻治療他的心理,有時會給他做心理測驗,也會安排瑜珈課程與靜坐來舒緩他容易緊張怕生的個性。

 

此外,金泰亨也教了他學校的課程,雖然很難,但朴智旻喜歡上課,所以也是樂在其中。

 

但朴智旻最喜歡的,是在夜晚裡金碩珍抱著他在懷裡,拍著他的背哄他入眠。

 

有時,朴智旻會在快睡著時磨蹭金碩珍的鼻子,也有時會因為這樣而不小心的擦過金碩珍的嘴唇。

 

有時,朴智旻就那麼直接的吻上金碩珍,兩人的氣息互相沾染,舌尖互相交纏訴說著深愛。

 

他知道金碩珍會接納自己的所有,就像最初他發誓的。

 

「智旻,晚安。」

 

朴智旻明白了原來安心是這樣,是愛人在身邊在自己耳邊道晚安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區姐姐Polly 的頭像
小區姐姐Polly

小區姐姐寫防彈

小區姐姐P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