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8958.jpg

 

"我起了貪念

想和你一起生活著 一起老去 

 彼此握住充滿皺紋的手     我的生命便是如此地溫暖"

 

-

 

09

 

閔玧其感到內心有股暖流在身上流動,他的四周閃爍著一圈一圈的光點,非現實的感受像是漂浮在空中,他穿過雲霧,穿過森林,滿無目的……

 

不,他有,他有目的。

 

 

「碩珍……

 

 

少年睜開了眼,發現自己在充滿花海的草原上。

 

遠方,是他曾遇見的那位婦人。

 

 

「孩子啊,看來你找到了真心愛你的那個人了呀。」婦人身穿白色禮服氣質端莊賢淑,她摘起一朵花。

 

「人總是說謊。」

「而謊言又分了很多種,為了自身利益的、為了逃避的,為了感情的。」

 

婦人轉了轉花朵,看向少年。

 

「可孩子啊,信任是把刃,如果你所謂善意的謊言傷害了人,那麼,你與殺人犯有何不同呢?」

 

閔玧其瞪大了眼,似乎明白了什麼。

 

「我,做了不可原諒的事。」

 

婦人微笑,溫柔地將花朵放到閔玧其耳朵上。

 

「那位被你所救的女人,正是金碩珍的祖母。」

「當時,如果沒有你那句善意的謊言,也許母子倆都會死。」

 

女人後來再次的成功懷孕了,也成功生下了金碩珍的爸爸。

 

 

「生靈的詛咒在當時已經逐漸瓦解,只是你懲罰著自己,年復一年,日復一日。直到金碩珍找到了你,解放了你。」

 

閔玧其想了想,總算是釋懷的笑了,「慶幸啊。」

 

「我們散散步吧。」婦人領著閔玧其的手,兩人邊聊邊走。

 

10

 

 

閔玧其向婦人說著從前他當義醫的故事,有時是遭受戰亂後頹廢的村莊,有時是富饒快樂的國家,有時,是山上自給自足的人家。

 

「當時的我沒有後悔,只是盡心盡力,解救眼前的人們。」閔玧其的眼神閃閃發亮,充滿滿足的說。

 

婦人輕笑,「你真是個令人敬佩的孩子。」

 

 

不知走了多久,一片白茫茫的花海中有著一扇白色的門。

 

「我們該道別了。」婦人說。

 

「──對面,有人在等著我嗎?」閔玧其感到茫然。

 

他想他,他很想很想。

可是,越想念他,他就越是恐懼。

 

他不確定對方的時光流逝到幾年了,這裡沒有太陽月亮,沒有四季。

他說了很多很多的故事,婦人只是微笑聽著他說,於是他也就忘了時間。

 

「我相信你們會相遇,這次,就說出你的真心吧。」

 

 

婦人向他擁抱道別,閔玧其握住門把,緩緩打開它。

 

11

 

 

明媚的春天,在人聲鼎沸的熱鬧市集裡每個人的臉上都畫了一朵白玫瑰,慶祝了新國王的登基。

 

城堡上的國旗冉冉升起,金碩珍穿著王袍,在王位上等待。

 

小新一臉擔心,他跳上金碩珍的大腿想安慰他,卻不知該怎麼做。

自從金碩珍從莊園回來後就一直面無表情,不吃也不喝,最後還是金南俊苦勸好幾天,他才吃幾口食物帶過。

 

而小新溜去莊園時那裡已經變成一片廢墟,他才明白為何金碩珍會變這樣了。

 

閔玧其就這麼消失了嗎?小新暗自祈禱,希望他能幸福。

 

 

此時門外傳來敲門聲,是金南俊。

 

「王子,時間到了。」金南俊身穿白色軍服,掛了副單片眼鏡。

 

金碩珍牽起了微笑,起身走向金南俊。

 

「哥,我不做國王。」金碩珍脫下王袍遞給金南俊,「就讓王兄你做吧,你才有資格做個賢明的國王。」

 

「碩珍,你......

 

「我早就知道了,南俊哥你是我們家族的人,就算是側室的兒子也有王室權力甚至是當王的。」

 

「更何況,哥你比我聰明太多了!」金碩珍拍拍金南俊的肩膀,「現在,我要去尋找我失去的幸福了。」

 

 

12

 

金碩珍從後門跑出城堡,小新也緊跟在後,但因為登基典禮的關係,在城堡外的人滿為患,小新實在跟不上金碩珍的腳步,他只好跺一下前腳變為人形,尋找人潮中金碩珍的身影。

 

其實金碩珍也不知道上哪尋找閔玧其,只是一種直覺告訴著他閔玧其一定還活著,一定還在這世界上。

 

那天的花瓣與面具的碎片像是謊言一般,金碩珍哭不出來也無法相信。

 

思念的心使他總在深夜輾轉難眠時看見蝴蝶先生就坐在他身旁,用他醉人的嗓音低喃著。

 

「我愛你,碩珍。」

 

愛與疼痛共存在金碩珍的心中,沒能說出口的真心全數浸濕在他的枕頭裡。

 

 

跑過擁擠的市場,金碩珍走到了廣場中央的噴水池,四周飄散著如同下著春雨的櫻花,那裡有個人背對他仰頭看著櫻花樹。

 

是他。

 

金碩珍的直覺告訴自己。

 

是他心心念念的蝴蝶先生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區姐姐Polly 的頭像
小區姐姐Polly

小區姐姐寫防彈

小區姐姐Po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